奥巴马诬中国在南海搞“强权即公理”

欧盟就法国记者离开中国发声明 中方回应

突发心脏疾病猝死3天后,1月16日,山东省郯城县李庄镇青山村村民王永利的遗体,被从县城带回青山村殡仪馆。

因房屋被拆,此前,青山村殡仪馆是65岁老汉王永利和其哥哥王永明暂时的家。王永利在殡仪馆住了9天,直到病发死亡。

老兄弟俩曾因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引起关注。在视频中,王永利哭诉说,自己被村委会拆除的老屋未领到补偿。1月12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对此进行报道,次日(1月13日),王永利病发死亡。

澎湃新闻获得一份录音显示,当天,多名不明身份人士前往青山殡仪馆,有人威胁王永利公安局马上去逮他儿子王海涛,“事儿大了!”

王海涛此前称,父亲没拿到老屋拆迁款,他在拿到两位老人新房拆迁款后,借款购买了楼房。后因还款将楼房卖掉,两位老人无处可住。

不过,在青山村多名村干部看来,王永利栖身殡仪馆是因其子不孝,“不该只把钱拿走了,不管老人了”。

据澎湃新闻了解,王永利死前1个月,同样住在青山村殡仪馆的赵姓老人去世。村民反映,村中拆迁款远低于安置房价格,导致被拆村民尤其是老人往往无新居可迁,不少人只能住在车库里,而拆迁款被儿子领走的赵姓老人与王永利被安置在青山村殡仪馆,直到他们死亡。

李庄镇一户还未签补偿协议就被拆了的房子。  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苏雄图

死在殡仪馆前后

“王永利原本不会死的。”1月16日,一位参加王永利葬礼的村民说,“如果不拆迁,如果安置房价格稍低,如果儿子真心为他好,如果他能拿到老屋拆迁的补偿款,如果村委会为他安置一个更好的住处……”

可惜没有如果。生前,王永利在一则“居住在殡仪馆的老人哭诉政府拆迁不赔”的视频中,哭诉其曾被村委会拆掉老屋没拿到补偿款,导致他和哥哥王永明只能住在青山殡仪馆。澎湃新闻1月12日对此报道后,1月13日,政府工作人员计划安置王永利时,他却猝死。

在村民们的印象中,王永利“话不多,很闷,爱喝酒,但是很心疼儿子”。

死前9天,老兄弟俩搬进青山殡仪馆。再之前,王永利父子多次因被拆迁的老屋前往村委会索赔。

王永利兄弟三人,王永利最小,王永明排行第二。王永明说,自己今年70岁,“王永利比我小几岁”。之前,王永利在村中开理发店,有两女一子。王永利离婚后,其妻将三个孩子带走。王永利随后去威海打工。老来归乡后,兄弟俩相依为生。

郯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金涛称,1月13日上午,李庄镇、青山村的政府工作人员前去安置两位老人。

澎湃新闻获得的当天上午的录音显示,这次接触并不愉快。其中,一身份不明人士在电话中对王海涛说:“让你爸爸把(之前在视频里)说的收回去,让他说‘我还要靠党委政府管我’……大队管了以后,每年吃低保领五保的,不好吗?”

另一份录音则显示,当天上午,另一身份不明人士向王永利询问其老屋拆迁情况,其间一度表示“如果你被拆的不是9间房,你儿子的说法就不属实,要处理你们”。现场另有一声音称“今天马上公安局去逮他”,而后这个声音又称“事儿大了”。

金涛告诉澎湃新闻,据他们调查,当天村里接两位老人时,一位工作人员说了一句“孬种”,这句话激怒了王永明,王永明向其质问“骂谁孬种”,工作人员称“骂的是孬种”。不过,金涛称,据其调查,这只是村中人平时玩闹的一种方式。

几位村民说,拍完视频后,王海涛并未再来看望过两位老人。

金涛介绍,在青山村殡仪馆,王永利正收拾东西,政府工作人员在门口等着,王永利“忽然身子就瘫到那了”;在场人员拨打了120,但王永利不治身亡。由于王永利的家属拒绝遗体解剖,法医仅对其进行了尸表鉴定,鉴定其死因为“心脏疾病突发猝死”;王永利的家属对其死因并无异议。此前,王永明称王永利当天喝了酒,但金涛介绍,据其了解,王永利当天并未饮酒。

村中人均证实,王永利此前患有“大脖子病(甲状腺肿)”。

王永利两兄弟的家已被拆迁,如今是一片废墟。

拆迁后“无家可归”

许多村民称,王永利“无家可归”。

青山村村支书胡宗明告诉澎湃新闻,村中确实正在拆迁,王永利与王永明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均已付清,由王永利的儿子王海涛领走。王永利投诉的被拆没获得补偿款的,是其多年前倒塌的老房。

郯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金涛告诉澎湃新闻,1999年,王永利的老房因村中修路被拆除。当时王永利在外打工。村委会并没有给其补偿款,但王永利从外地回来之后,2011年,村委会另给其拨付了宅基地供其建房。

胡宗明介绍,按照惯例,村中因修路拆的房子,村委会将拨付宅基地供村民另建房屋,一般没有补偿,并且王永利的老房当时已经塌了。

金涛说,王海涛此前声称,王永利2011年新建房屋时,村委会人员允诺日后拆迁时一并补偿其老屋,并给王永利写了一张数万元的欠条,但后来经查,欠条一事为虚构,被拆的老房也只有3间。

澎湃新闻获取的上述录音显示,王海涛在电话中称,他与父亲王永利多次找村委会协调老屋的补偿款,却始终没有回复。王海涛称,因为没有这笔补偿款,为了买楼,除了两位老人新房的拆迁补偿款外,他还借了一笔钱。其后为了还钱,又不得不将楼卖掉。

在王永利住进殡仪馆前,2015年12月中旬,青山村一位同样住在殡仪馆的赵姓老人去世。他与王永利的命运几乎相同,他们的房屋拆迁款均被儿子领走,房子被拆后无家可归,不愿去敬老院,被村委会安置在气温极低的殡仪馆的房间里。

青山村委会由此受到质疑:即然已有先例证明殡仪馆不适宜老人居住,为何还将王永利兄弟安置在殡仪馆?

此外,青山村委会遭村民诟病的,还有拆迁安置房的价格。多名村民称,青山拆迁补偿款标准为每平方米千元左右,但新建的安置房四期价格为“2楼1708元/平方米、3楼1728元/平方米”。

对此,青山村委会会计张志亦称,安置房一期二期为此前所建,第三期均价为1450元/平方米,比拆迁补偿费标准高近500元。

与青山村一河之隔的楼子村,拆迁补偿费标准亦在千元左右,其村支书告诉澎湃新闻,“安置房均价为900元/平方米”。

对此,张志称,青山村的安置房之所以贵,“是因为用料好”。

有村民称,房屋被拆迁后,有的老人无力购买新房,有的一大家只能买一套单元房,老人不得不住在车库里。

即使村中的车库,亦要3万多元一间。张志解释称,村里的风俗就是老人住在车库里;车库中住着十几个老人,“住的很好,都很开心”。张志还表示:如果当初王海涛为两位老人买个车库入住,“悲剧就不会发生”。

青山村委会还曾因涉嫌强拆被告上法庭。村民胡尊玉告诉澎湃新闻,他的房屋被强拆,无奈之下,他于2015年11月将青山村委会、李庄镇政府与郯城县政府告上法庭。开庭审理后,当月底,其母亲的房屋亦被强拆。对此,张志称,村中从来没有强拆。

郯城县政府在对胡尊玉控告的答辩状中称:“答辩人向青山村委会落实情况了解到,被答辩人(胡尊玉)的房屋因年久失修而自然倒坍”。

“目前还在等着审理结果。”胡尊玉告诉澎湃新闻,他至今还未签任何拆迁补偿协议,“平白无故就没了的房子,总得要个说法。”

王永明独自在殡仪馆的房间门口吸烟。

谁来赡养他们

1月16日,王永利出殡后,王永明告诉澎湃新闻,王永利出事之后,他只搬到村委会办公室临时住了一晚,就又搬回殡仪馆居住。

王永明拒绝前往养老院,他的腿脚不便,王永利还在时,由王永利负责照顾兄弟俩的起居生活。王永利死后,王永明只能自己在殡仪馆的房间里生活。在交谈中,王永明不断说:“村里管我,感谢政府。”

村支书胡宗明介绍,王永明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已被王海涛领走,王海涛也与王永明达成口头赡养协议。王永明在村中领取低保,但他的低保卡在王海涛手中。1月15日之后,澎湃新闻数次联系王海涛,其均称,面临着很大的压力,不便接受采访。

由王海涛签名的《拆迁协议》。

根据青山村委会提供的记录,两位老人的房屋拆迁款均由王海涛签字领取。两笔款项共217070元。其中王永利17万多,王永明4万多元。

青山村会计张志称,王海涛买楼花了25万多,其中两位老人的拆迁补偿款即有21万多。这样算来,王海涛着急归还的款项只有4万左右。

王永明的一位表亲告诉澎湃新闻,王海涛之前很少来村中看望王永利,他之前见到两位老人时,两位老人当时称有儿子(侄子)为他们养老。但王海涛将拆迁补偿款领走,而后买了房子又卖掉,“王永利没了希望”。

王海涛此前告诉澎湃新闻,他是上门女婿,因此不方便将父亲与伯父接到家中抚养。

王海涛在家族内亦受到怀疑。王永利出殡当天,王永利的姐姐称,当晚他们会一起研究王永明日后的赡养问题,如果王海涛决定不再赡养老人,他就要退回王永明的拆迁补偿款4万多元,由王永明的另一位侄子接手钱款,赡养王永明。

为何村委会把拆迁补偿钱,甚至低保款都让儿子领走?如果儿子们拿到钱却不赡养老人,村委会有无介入和措施?对此,张志告诉澎湃新闻,钱被儿子领走,属正常现象;村规民约对领钱之后不赡养老人的儿女没有法律强制作用,他们也没啥办法。

在当地村干部看来,王永利哭诉的视频,实为王海涛向政府施压的手段。视频部分内容涉嫌造假。

张志介绍,青山村殡仪馆从未挂白色挽联,也无吊唁大厅几个字,挽联与字都是“谁办白事谁挂”。郯城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称,他们后来了解到,这些挽联与字,均是王海涛拍摄视频的“道具”。

青山村干部对王海涛极为不满,当张志得知王海涛与澎湃新闻联系之后,一度愤怒地声称“他不是人”。

而在一片吵闹声中、拖着两条残腿的王永明正在等待自己的归宿。1月20日,张志告诉澎湃新闻,1月19日下午,王海涛前来村里将王永明接走,“希望王永明能有一个更好的晚年。”

欧盟就法国记者离开中国发声明 中方回应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